芒果网预订电话:40066-40066 或 0755-33340066

《商界评论》:20位企业家的年度憾事

时间:2021-09-18 16:4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明基从创立起,就以自创品牌为追求,甚至当年不惜抛弃与宏碁的血肉关联,代价巨大。十余年来,明基一路从冷眼中走来,如同一个偏房的儿子,凭借自己的努力与才智,终于赢得了在家族内的尊严。其中艰辛,外人难以尽知。 非到山穷水尽,明基绝不会轻易撒手。在

  明基从创立起,就以自创品牌为追求,甚至当年不惜抛弃与宏碁的血肉关联,代价巨大。十余年来,明基一路从冷眼中走来,如同一个偏房的儿子,凭借自己的努力与才智,终于赢得了在家族内的尊严。其中艰辛,外人难以尽知。

  非到山穷水尽,明基绝不会轻易撒手。在明基内部,几乎每天都可以接到报急军情,内部不满骤增。天天都有电话会议,他们希望把亏损控制下来。他们都看不惯德国公司这种做法,人家辛苦挣钱,他们亏这么多。愤怒情绪在企业内部蔓延。在董事会方面,也日益失去了耐心,到了2006年9月,董事会已经通过可以私募4亿美元的资金。但要填补BenQ-Siemens的黑洞,明基预计还需要8亿欧元。再耗下去,明基将有陷于万劫不复的危险。

  但是,放弃,对于明基有着重大的意义。十几年前,明基顶着异议,立志走自创品牌的路,现在却要自己说自己错了。走过了千山万水,却又回到了老地方。那绝对是一种人生的荒谬。

  用人生大赌注换来的一切光荣与梦想,开始暗淡。整个职业生涯建立起来的常胜威名,明基团队的能力,从以前的被广泛推崇,到现在开始被人质疑。但是,直面困境,才是一种负责的态度。对于外界来说,如此重大的挫折,人们也想知道其中原因,希望看到明基的反思,并从中得到自己的感悟和借鉴。

  身在局中的时候,往往看不清楚,以现在的我作为过去之我的旁观者,反而更为理性。

  从最原始的目的来说,明基收购西门子,是一种战略上的突进,在某种意义上说,明基也是形势所迫。

  成为三星、索尼那样的世界性品牌,是明基的梦想。明基在全球市场做了三年半左右,在营销方面产生了很大的效益,但是还无法达到世界一流的高度,这令明基很困惑。

  后来,明基终于明白,三星是不可复制的。三星之所以成功,外人看到的只是结果,而实际上从它投资半导体起,韩国政府和社会就给予它全力的支持。由于有政府的袒护,三星开发的房地产、经营的卖场、酒店、电影院、博物馆等,几乎是一本万利。正是这些领域的投资,为三星提供了庞大的现金流,使它可以在资金和技术密集型以及附加值高的品牌建设上毫无顾忌地投资。

  明基不得不寻找捷径。采取以金钱换时间的战略。而西门子在欧洲市场的地位,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并购的核心根源就在于此。

  一是亚洲的消费型成长型品牌,要收购融合一个欧洲“汽车文化”式的老品牌,困难超乎想象。一个快速、弹性、机会型,一个稳健、规范、完美型,双方的企业体系和社会体系相差太远;

  二是,买亏损企业,事先的资金准备一定要充足,三倍四倍可能都不够;如果买的是大公司的一部分,进入之前就必须要求对方和母公司彻底切割,独立运作一段时间,千万不能先进去再切割;要换人,最好尽早换;

  三是,品牌信念不会因此停步,反而更坚定。但是,在个人信念和公司风险之间,必须果断做抉择,哪怕个人声誉受损。

  明基本次收购的失败,一是从先天上说,其失败的机会本身就很大,也许就是明基必须经历的坎,就像大陆的TCL一样。正如狐狸吃葡萄的故事说的,虽然最后吃到葡萄后从墙内爬出来的狐狸还是那只狐狸,但是,作为一只狐狸,还是要从墙外爬进去吃那串葡萄,然后等待瘦下去之后爬出来,这是我们命中注定要走的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本次的挫折,似乎是宏碁过去的翻版。1989年宏碁并购洛杉矶SI公司,宏碁仅付出了50万美元的代价,结果却酿成了“宏碁历史上最严重的错误”。等到不得不以关闭公司了结这宗收购时,宏碁总共亏损了2000万美元,是原始投资额的40倍。白姐扶贫特马期肖图,经过如此惨痛的教训后,宏碁通过再造,才造就了今日庞大的泛宏碁系。

  对于我个人来说,人生中遭遇挫折更是平常。1991年明基起步的时候,我们是偏房的儿子,经历种种艰难挫折。我们后来投资LCD,初期也曾经遭遇重大困境,最后,经受住挑战的明基,反而更为强壮。

  为了做世界品牌,明基爬了一座很高的山,我们觉得自己身强力壮,所以就开始从崎岖的小道上走捷径,但是最后却发现捷径连接着悬崖绝壁,风险太大,而且继续前行会体力不支,这个时候我们只能回原来的路。但是我们并不是要下山,而是要寻找另外的路,继续攀登。

  目前,明基进行了重大的战略调整,欧洲市场会继续按照原有的节奏发展,在投影机领域已经是NO.1,液晶显示器也做到了前几名,手机领域则会扩大向欧洲运营商的定制。未来数年中国和亚太的成长将成为关键,目前中国占20%,亚太占30%,而未来它们的比重将会上升。至于美国,由于成本过高,则会成为第二梯队的市场。

  同时,明基也已经将品牌与代工分开,今后几年,将坚持两条腿走路,等逐步恢复元气,将会谋求再次崛起。

  本次挫折对于明基是一笔财富:既看到了自身能力的不足,也了解了一些欧美企业的弱点,同时也加深了与欧洲市场的联系,与国际性巨头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在第一次分家的时候,那是1991年,明基在襁褓之中,我在39岁的盛年;在明基的少年时代,我已经是55岁了,时日无多,在退居二线前,亲手将明基做成一个全球品牌,是我的梦想。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商界评论:史玉柱穿红戴绿再战 《商界评论》2020年中国最佳企 《商界评论》2020年中国最佳企 华一世纪荣登《商界评论》2020 《商界评论》2020年中国最佳企